新文速遞(我好慌)

新文來(lái)襲,是現言婚戀。

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我好慌,因為第一次寫(xiě)現言,這種類(lèi)型我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嘗試過(guò)。

我仿佛看到……我的前途一片黑暗……

但不管怎樣,既然發(fā)出來(lái)了,還是請大家多多支持,我會(huì )努力寫(xiě)好的,謝謝謝謝。

下面是新文試讀,和鏈接,鏈接直接劃到最底下……作者有話(huà)說(shuō)那里。

章節試讀:躺在布滿(mǎn)消毒水味的病房里,我望著(zhù)泛白的天花板,手撫著(zhù)肚子,心如死灰。

病床前圍著(zhù)我的婆家人,他們每一個(gè)都神情緊張,滿(mǎn)臉擔憂(yōu)地看著(zhù)我,仿佛有種怕我會(huì )自尋短見(jiàn)的感覺(jué)。

“堇言,別難過(guò)了,孩子沒(méi)了以后還會(huì )再有,目前你最重要的是先把身體養好。”婆婆舒眉坐在病床前,拉著(zhù)我低言安慰。

她神色黯然,狀態(tài)也不太好,怎么說(shuō),畢竟是我肚子里的孩子、她的孫子掉了,她肯定是難過(guò)的。

門(mén)外時(shí)而傳來(lái)公公祁懷遠催促管家聯(lián)系祁銘寒的聲音,妻子流產(chǎn)了,做為丈夫,他是該第一時(shí)間趕過(guò)來(lái)。

可是面前所有的一切,在此刻都入不了我的眼。

我的心思,早就被那個(gè)離去的孩子給掏空了。

半個(gè)月前,我和祁銘寒在c市舉行了一場(chǎng)盛大的婚禮,奉子成婚,嫁入豪門(mén),這是多少女人做夢(mèng)也盼不來(lái)的福祉;可只有我自己知道,外表光鮮的婚禮,內心是如何地骯臟。

有誰(shuí)知道,這一切……

“祁銘寒到底來(lái)了沒(méi)有,堇言流產(chǎn)這么大的事,他一點(diǎn)兒都不急嗎!”祁懷遠暴怒的聲音響在門(mén)外,將我從雜亂的思緒中拉了回來(lái)。

看著(zhù)坐在病床前滿(mǎn)面愁容的婆婆和在門(mén)外焦急暴躁的公公,我才發(fā)現,其實(shí)我也并不是那么慘,至少在這個(gè)家,還有兩個(gè)真正關(guān)心我的人。

而祁銘寒,這個(gè)孩子本來(lái)就不是他所期盼的,他恨我的不擇手段毀了他本該有的人生;所以他不想來(lái),也是在情理之中。

可現在他的身份畢竟是我的丈夫、孩子的父親,從做完手術(shù)到現在,一直沒(méi)有他的一點(diǎn)兒消息,我的心里,多少還是有那么一點(diǎn)兒難過(guò)……

“堇言,喝口粥吧,對身體有好處。”舒眉伸手端過(guò)保姆手中還冒著(zhù)熱氣的粥碗,作勢要喂我。

她如此待我,如果說(shuō)我再不理不顧,那就真的是我這個(gè)做媳婦的不對了。

“媽?zhuān)易约簛?lái)吧。”勉強擠出一絲微笑,我伸手接過(guò)。

清粥入口,眼淚跟著(zhù)就流了下來(lái),肚子里適時(shí)一陣抽痛;我知道,不管我此時(shí)吃下多少東西,那里終究是空了,孩子……終究是沒(méi)了。

舒眉看著(zhù)我,微微嘆了口氣,正欲說(shuō)話(huà),一個(gè)偉岸的身影滿(mǎn)面陰沉地走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“銘寒,”舒眉站起來(lái),“你怎么現在才來(lái),你就這么不關(guān)心堇言,她才嫁進(jìn)來(lái)多久,你就對她這么冷淡?”

“逆子!”祁懷遠跟著(zhù)走進(jìn)來(lái),將祁銘寒往前推了推,“還不去好好跟堇言說(shuō)說(shuō)話(huà),她是你的妻子,你是他的丈夫,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,你不懂嗎?”

哼!祁銘寒只冷冷望著(zhù)我,陰陰冷笑,什么話(huà)也沒(méi)有說(shuō)。

抖了抖冰涼的指尖,我埋頭喝粥,不想看一眼面前那個(gè)如同冰塊一樣的男人。

“去吧,好好安慰安慰她。”舒眉拉了拉他修長(cháng)如玉的手,示意他再上前兩步。

再然后,她就跟著(zhù)公公一起出去了,或許,他們是真心希望我們能好好談?wù)?,不要把彼此關(guān)系弄得這么僵。

只是我與祁銘寒,從結婚以來(lái),就很少說(shuō)話(huà),即使是說(shuō),他也從沒(méi)說(shuō)過(guò)好話(huà)。

走到床頭,他雙手插兜,微擰眉頭,居高臨下地睥睨著(zhù)我;冷冽的眸光中充滿(mǎn)了嫌惡、鄙視,就好像是一個(gè)高高在上的王者在垂首看一抹卑微的塵土。

我只埋頭喝粥,對于他的這種鄙夷,我習慣了,也可權當看不見(jiàn)。

可是房間里一片死一般的沉寂,我很壓抑,壓抑得幾乎快踹不過(guò)氣。

最終,還是祁銘寒率先打破了沉默,淡笑一聲,他陰聲開(kāi)口:“堇言,你怎么不跟著(zhù)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去死!”

這句話(huà),宛若一根尖針,狠狠地插進(jìn)我的心臟里,痛得我難以復加。手一抖,手中的碗險些掉落在地。

我一直知道他討厭我,可是我沒(méi)想到,他竟恨我到巴不得我去死!

緊握住手中的粥碗,我忍下眼中的淚水,沒(méi)有回他。

如果我有選擇的余地,他以為我會(huì )想要來(lái)這里受這樣的苦楚嗎?

墨染的眸眼中閃過(guò)一抹寒光,房間的氣壓瞬時(shí)下降,倏地伸手捏住我的下巴,他棱角分明的臉湊上前來(lái):“孩子沒(méi)了,你當初嫁入祁家的籌碼也沒(méi)了。”

他微揚唇角,幽深的眸眼中蕩漾著(zhù)層層微波,那樣奪目,又耀眼。

他是在笑,還是很開(kāi)懷、發(fā)自?xún)刃牡哪欠N笑。

那一刻,心如割似絞,他邪肆的笑容仿若一只尖利的利爪般撕扯著(zhù)我的心,直至鮮血淋漓了,他也看不見(jiàn)。

我猛然想起,在餐廳門(mén)口,林雪柔突然從我腳邊伸過(guò)來(lái)的那一腳……

一瞬間,我仿佛想到了什么,猛地睜大眼,我一把揪過(guò)他的衣領(lǐng):“祁銘寒,是你,是你和林雪柔害死了我的孩子?”

林雪柔是祁銘寒在外面包養的小情人,最初她本只是一個(gè)混跡模特界的三流模特,攀上祁銘寒后,一路水漲船高,成為現在娛樂(lè )圈呼風(fēng)喚雨的一線(xiàn)女星。

就在今天,我本是去赴朋友的飯局,不曾想剛餐廳門(mén)口就遇到了從里面出來(lái)的林雪柔。

我本來(lái)想裝作沒(méi)看見(jiàn)她,可沒(méi)想到,就在我從她身邊走過(guò)的時(shí)候,她居然伸腿絆了我一下……

如果不是她當時(shí)故意絆我一腳,我又怎會(huì )意外摔倒,肚子磕到桌角,導致流產(chǎn)!

我沖祁銘寒嘶吼著(zhù),瘋一般地說(shuō)出這話(huà),絲毫沒(méi)注意到他陰沉如碳的臉上,徒然升起層層殺氣。

“堇言!”他一把拂開(kāi)我的手,欺身上來(lái),強而有力的手倏而掐住我的脖子,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地用力,喉嚨像似堵了一塊石頭,窒息使得我滿(mǎn)面通紅,眼前也陣陣發(fā)黑。

“你再敢亂說(shuō)一句,信不信我現在就掐死你!”他發(fā)了狠似的用著(zhù)力,我感覺(jué)再挨一會(huì )兒,我可能就要死了。

點(diǎn)擊獲取下一章